咱们项目的年青人(二)

来源: 中交机电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5-30 访问:3382

肯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横贯这个国家的中部。在这里,火辣辣的太阳与它美丽的风景一样让人记忆深刻。对踏上这片土地的每个蒙内铁路的建设者,它都会“热情”地送上一件同样的迷彩服——黝黑得如同古铜色般的皮肤。在咱们项目部能如此“黑”得俊俏的是工作在一线的年青小伙子们。
       清晨,他们急促的脚步是打破营地宁静的第一道钟声,他们匆忙的身影像即将出征的士兵,在营地中央的堆料场中忙碌着,埋头准备自己一天工作的材料和工具,然后一包一捆地装上车。在一切准备工作做完后,所有的成员会列队召开今天的晨会。三十多人齐刷刷地站成两排,那股认真劲,时常让我这个70后肃然起敬。我不禁感叹,这群朝气蓬勃、斗志昂扬的年青人完全就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部队。
       雷晓飞,三工区测量组班长,28岁,洛阳人。身材瘦高挺拔、长相英俊略有腼腆,即使黝黑的皮肤也掩饰不住他特有的“俊气”。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真不愧为三工区的“千里眼”。他来蒙内项目部已经快一年了,三工区这一千来根电杆全由他一眼定“乾坤”。从杆位到杆身的垂直度,再到垂线的弧度,标标准准,都是他的杰作。
       白欧阳,29岁,河北人,导线拉设组班长。身体结实,身上有一股威猛阳刚之气,一看就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在他黝黑的皮肤下包裹着健实的肌肉,一双剑眉,虎虎生威,说话声音响亮而富有感召力。然而,交谈中我却感到他是一个很容易动情的人。导线架设全是高空作业,要在十五米的电杆端部完成横担、绝缘子、金具安装,上线、拉线、紧线等一系列工作。他说,“工作再难,再累都不怕,最怕的是自己手下的肯方工人犯错误”。与肯方的工人交流有语言障碍,他只能用手比划,一遍又一遍手把手地教,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就用手机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翻译。但是失误仍然无法避免。“看到他们有时错误地将电线截断,我的心……”说到这里,这个刚强的北方汉子顿时无语。
       赵福海,23岁,河北保定人,投光灯塔基础施工组班长。他的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很有福像,略胖的体型,走起路来不紧不慢,却给人踏实可靠的感觉。别看他有点胖,但绝对是一个肚子里“有料”的人。有一双巧手,灯塔基础施工中的钢筋、模板、混凝土作业样样在行。为了保证预埋件定位准确,他自制了一套预埋螺栓固定支架与模板组合在一起,不仅成功地解决了定位难题,还加强了模板的强度,提高了支模工效。
    施工现场温度高,混凝土养生困难,需要安排专人定点浇水,项目部一时又没有那么人手。于是,他的那双巧手又“琢磨”开了。他从营地里找来一个装纯净水的大桶,在底部扎上小孔,计算出滴漏的时间,给每个浇筑完成后的灯塔基础打上了“吊瓶”,一招就解决了项目部混凝土施工养护的难题。
       豆少彪,30岁,河北邢台人,三工区电杆基坑开挖组的班长。中等身材,眼睛里充满智慧,说话语速快,头脑灵活,是一个心直口快,遇事有见解,很正直的小伙子。挖基坑这个看似简单的差事,但它是电力施工的第一道工序,每天生产任务完成如何直接影响到工区下一工序的进度。可是,铁路沿线的地质状况变化大,地形复杂,常常遇到挖一个坑,上层是土,下面是岩石的情况。然而,破岩石的炮头机又不可能天天随车跟着。这样就要进行设备转场和二次开挖,耽误了工时。但有他在,从来都没影响过进度。
       尹航,31岁,吉林人,三工区安质员。工作缘故,我和他接触较多。这个东北小伙平时话很少,每天早出晚归,回到办公室就在埋头整理一天的工作资料。神情总是平静淡定,充满自信。在很多人的眼里安质工作是一个专挑人毛病的活,得罪人。但是小尹来这里也快一年了,在工区安质员的岗位上却深受大家的喜欢和信任。翻开他递过的工作资料,记录完整而详细,时常让我无可挑剔。平时跑现场发现问题最多的是他,项目部几个工区中质量、安全工作控制得最好的也是他所在的工区。有时,我也会和他聊几句,当我问他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时,他总是淡淡地笑,说,“肯定会有,但是总能找到解决办法。大家在一起干了这久了,一起动手,没有过不去的坎”。
       清晨的阳光透过营地围墙顶部的缝隙,照在这群小伙坚毅的脸上。工程车的马达声又已经响起,它是冲锋的号角,小伙子们已经集结完毕,踏上了新的征程。

 

                          中交机电局蒙内三电管理

                                  项目团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