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雨 夜 杂 想

雨 夜 杂 想

来源:中交隧道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5-06 访问:2071

雨 夜 杂 想

----隧道局商合杭项目一分部于恒平

转眼来阜阳已逾半载,在仲春的雨夜回想起刚到阜阳的那个早上,下火车的那一刹那,浑身冰抖,寒风似乎都把空气中的每一滴水分化成冰针,无情地刺透着我每一寸肌肤。透彻心骨的寒冷,我不禁裹紧了本来就很单薄的外套,慌忙的拦下一辆出租车。后来一段时间,忙碌几乎占满了我所有的时间,从未有过的压力、繁忙,工作、开会、加班成为了永恒的主题。这段时间几乎完全可以用王国维的三句词来总结:“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迷茫,慌乱不知所措,压得喘不过气的压力,坚强而倔强的我,每天都在学习。“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坚信必能到达“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除却冬天那凶神恶煞的寒冷,无情的摧残着我一个南方人,其实阜阳的春天也挺美的,甚至是非常可爱的。身处于阜阳生态园的我愈发明显的触碰:春在田畴,松软的泥土散发着清新湿润的气息,冬憩后醒来的麦苗儿精神焕发,展现出一派蓬勃盎然的生机;渠水欢唱,如母亲的乳汗,与土地和麦苗的血液水乳交融。春在河畔,碧波清荡,鱼虾畅游,蛙鼓抑扬弄喉嗓,柳丝婆娑舞倩影,阳光水波交相辉映,洒落捧捧金和银。春在天空,燕语呢喃,蝴蝶翩跹,风筝高飞,浓浓春意弥漫洁白的云朵间,甜脆笑声穿梭浩渺九天。春在果园,红杏流水,桃花漫霞,梨树飞雪,蜂蝶追逐喧嚷,酝酿生活的甘甜和芬芳。

真的特别欣喜的在一个大雨过后的晚上,听到蛙声一片,此起彼伏,优美似交响曲。蛙声之于我是一种能让我浮躁的心归于平静最好的媒介,返璞归真,畅享童年。土生土长于匡庐脚下彭蠡之滨的我尤其钟情于这一片蛙声,眼神不好的青蛙在听觉方面似乎得到老天爷的垂青。是夜,山里人有乘凉的习惯,一家人坐在屋阶前,明月一轮挂在头顶上那块脸盆大的天上,田野低空是闪烁的荧火,屋前高树上传来了倦鸟的鼾声,喧嚣的蛙声如柔软的波浪从四面八方向老屋卷来,把老屋围得水泄不通,钟鼓齐鸣跟院子周围的大山构成了混响,把脚板都颤麻了,仿佛声音在瞬间从地底如水般溢出来似的,白日劳累沉得重重的心在刹时被托了起来,仿佛一切极其安逸起来,如童话世界中的无忧国,一切都浸在应有的想象之中。

特别喜欢微凉的秋、下雨的夜、飘雪的冬,不知从何时起这几个大自然非常平常的节气转换在我心中,变成了思念的切点。有时候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会突然让你极好的心情下起了大雨,整颗心阴沉沉的,有种很想流泪的感觉。自己也特别的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的两边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我很想知道没喝酒的我是什么东西使得自己神情恍惚地。忽然间我有点理解为何在古代“思”成为千古绝唱的主角,在那个只能倚窗盼鸿雁的年代,怎么去安放那一份愁思?也许古人比今人更加的豁达吧,我也多么想能有那么一份豁达。

所有的人,起初都只是空心人,所谓自我,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全靠书籍绘画音乐电影里他人的生命体验唤出方向,并用自己的经历去充填,渐渐成为实心人。而在这个由假及真的过程里,最具决定性的力量,是时间。全新的地方,全新的经历,也会是我填充内心的最好的介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