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随笔

随笔

来源:中交隧道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7-28 访问:1881

雨后清晨,空气清新。

街上,早已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一派繁荣景象。

夏日贪婪的一件一件剥去了美女的外衣,使得扭动的腰臀和着城市的节奏开始着诗情画意般新的一天,活化着这里的一切,绿树、高楼、行车、流水装扮着整个世界。而且,还无情的把雨后的湿润瞬间赶进不起眼的角角落落,水泥地面的干湿斑驳,像是一幅幅美轮美奂的水墨画,又像是一方方褶皱的地毯。

天气开始变得骚热。

雨后的天空瓦蓝瓦蓝,空气中隐隐还散发出尘土的泥腥。树荫下对弈的大爷不停地挥动蒲扇,马路边菜场归来的大婶三三两两絮叨着家长里短、虾腥雨臭,当然也少不了青年男女追逐嬉戏,端庄白领中规中矩。

一个人走在街上,漫无目的。

时而清新妖艳女子翩翩走来,我便少不了多看两眼;时而有浓妆的大嫂,袭来一片古怪奇香,成熟之魅了然眼前,我也就像瘾君子般收集余香。街边,更是少不了被遛的宠物狗,来来往往,或肥头大耳憨态可掬、或古灵精怪惹人喜爱、或毛长、或腿短……

我陶醉其中,欲尊欲仙。

“呲呲”

身后仿佛有种异声传来,我并没有理会。

“呲呲呲”

这种声音离得很近,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一幅轮椅在身后,背着我,我看到了车上人的后脑勺和忽左忽右的半边脸,还有他褴褛的短衣衫。他的头像波浪鼓一样不停的摆动,“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回过头,向路边让了让,继续前行。

几分钟后,轮椅很快的从我身边驶过,就在我完全的看到轮椅之后,我被这一切惊呆了,我开始专注这人这轮椅。轮椅像是使用了好久,早已破烂不堪,扶手上的破布絮絮梭梭,瘦削的身体丝毫掩挡不了座垫的破旧,前进时的轮子好像也不像是一条直线,脚下的踏板也是因为需要已不见踪影。轮椅在继续前行(其实就是在后退),这时的我才看清楚,轮椅上的人三十多岁,干瘦如柴面如黑土,患有严重的小儿麻痹,只有两条腿还算正常。左手使劲勾起,救命似的支撑在腰间,平衡着这轮椅上的自己和这闹市中还要前行的车。右手高高的举起,简单的附着在右肩周围,还不停的毫无头绪的抽动,始终没有放下,可能也放不下来。最令人眼晕的是哪瘦而吊长不停左右摆动的头,其实按他的方位根本称不上左右,简直就是一露天舞场的七彩转灯。

轮椅的的前进主要靠他的两只歪七扭八的脚不停地蹬地以获得前进的动力,在此我才明白为什么轮椅是倒着走的。

我情不自禁的跟着他走,还有我潮湿的思绪和惊叹的眼神。

慢慢地,我开始理解他的头费劲的不停转动主要是在把握方向,至少我跟随中还没有他看到一次因障碍停止。

跟到十字路口,我开始担心,担心的慌乱,快走几步想去帮他。

可是晚了,他根本用不着,转眼间他已经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边,和几个过马路的汽车人为伍,在等待着通过对面的马路。

我想,他行的。(杨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