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绕的城中之城耶路撒冷——一航局一公司

来源: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5-25 访问:1692

从小我就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出门旅行,走遍祖国南北。长大工作以后,因为我们工程企业的原因,也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所以,这样的经历培养了我一颗探索未知世界的心。很多人说工作以后,人会逐渐缺失年少时的梦想,繁重的工作会消磨光青春的激情。我却不那么觉得。长久的漂泊反而让我更能体会每个地方那独有的醉人的历史味道。

不好史的人,可能无法体会那深处历史洪流中沧海一粟的战栗与厚重。而我,独爱历史带给我的每一份感动。

曾经问过自己,世界上如果要选择一个地方你最想去,是哪里?我的回答是,城中之城——耶路撒冷。

对于大部分国人来说,耶路撒冷是一个既熟悉又费解的地名。熟悉是因为它经常伴随着冲突、鲜血出现在电视之中,而费解则因为不明白一个城市为何会成为如此激烈冲突地焦点。

本杰明·迪斯累利曾说过,“观察耶路撒冷就是在考量这个世界的历史;不仅如此,耶路撒冷的历史还是天国和尘世的历史。”一句话道尽了它神秘又极富宗教韵味的背景。不过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另一位历史学家穆卡达西简短精准的评价,“一个爬满蝎子的耀眼金杯。”

呵,可以想象那是怎样一幅圣洁辉煌之中带着诡异地恐怖的画面。穆卡达西用冲击性的画面感语句告诉了我们耶路撒冷的所有特点。与众不同又充满了黑暗与挣扎。

这就是历史啊,如此迷人,令人回味。

说耶路撒冷的历史是整个世界的历史,虽然是一种明显偏西方式的价值观,但也的确有可取之处。它曾经被视为世界的中心,地处欧亚非三块大陆的交界,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而在如今它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名副其实:它是中东宗教之间争斗的焦点;是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三大教派的圣地;是美国,欧洲乃至中国等不同文明冲突的战略角斗场;是无神论与有神论交锋对峙的前线;是世俗瞩目的焦点;是阴谋与网络神话的发生地;是二十四小时新闻时代里全世界摄像机聚焦的耀眼舞台。这一切都使得今天的耶路撒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频繁地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之下。

耶路撒冷是宗教中的神圣之城,但给人以迷信、骗术和偏执的印象;是帝国欲望的奖赏,却又没有人们期待的那样的战略价值;是许多教派的共同家园,却都被每个教派认为只属于自己;是一座拥有许多名字的城市,却被每个传统偏执地排斥他者,仅仅尊崇自己的称谓。这个地方如此娇美,以至于犹太人多用女性的口吻描述她,一个性感曼妙的尤物。但也有人把她描述成一个无耻的荡妇,或者是被抛弃的受伤公主。

这就是耶路撒冷,集全世界的矛盾于一身,仿佛全世界的恶意与善意都能在她身上得到体现。

耶路撒冷是一个神的殿堂、两个民族的首都、三大宗教的圣地。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耶路撒冷?这个地方远离地中海海岸的贸易路线;这里缺水,夏季阳光暴晒,冬季寒风凌冽,嶙峋的岩石参差不齐,而且不适合定居。但偏偏历史选择了她,让她成就了地球上城市最史无前例地光辉。也许,不光光是人类自己的决定,也有着自然的演化。随着时光的流变,她的神圣性有增无减,因为她已经神圣了如此长的时间。神圣不仅仅需要宗教的信仰,还需要历史传统的继承与合法性。这种神圣为许多无神论游客所厌恶,在他们看来,耶路撒冷弥漫着自以为是地盲从,迷信像流行病一样折磨着整个城市。然而,当我们抱着对历史的憧憬和探究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对宗教些许的理解与尊重我认为是必需的。

耶路撒冷同样是一座“死亡之城”。长久以来,朝圣者们为了死在耶路撒冷,将坟墓葬在圣殿山的周围。这座城市被墓地包围并且建在墓地之上。只因为圣徒们相信,世界末日的那一刻他们会在这里复活。许多圣迹甚至私人住宅都被坟墓包围着。对这里无休止的争夺,屠杀、蓄意破坏、战争、恐怖主义、围攻和灾难将耶路撒冷变成了战场。用阿道司·赫胥黎的话说,是“宗教的屠宰场”,用福楼拜的话说,是一个“停尸房”。梅尔维尔称这个城市是一个被“死亡大军”包围的“头盖骨”。

这就是耶路撒冷,神圣且诡异,辉煌与死亡。是天堂,也是地狱。是圣地,也是战场。

我在这里短短的文字,无法描述耶路撒冷魅力之万一,但却可以表达一个喜好历史的人对城中之城的痴迷。

而她,也是时常出现在我梦中的城邦。早晚有一天,当我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不知...又是一种什么样复杂的心情。(文/刘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