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桐花开——一航局一公司

来源: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5-25 访问:2594

“南国清和烟雨辰,刺桐夹道花开新。”每到郁郁葱葱的夏季,我便会想起刺桐的香气与功用。作为泉州的市花,刺桐遍布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散发着香气,点缀了风景。翻阅史料,你还会发现,古时台湾人竟用刺桐花开的时间纪年,正所谓“花开花落又一年”,古朴中夹杂着不少风趣与向往。

而我,总会在清晨漫步在依山傍海的乡间小路,呼吸着难得的清静与自然。尤其是在一场微雨过后,天空如洗,一笼笼墨绿又火红的刺桐经过雨的洗礼显得格外清新,叶子绿得发亮;火红的刺桐花散发着淡淡清香,清宁而悠远,宛若一曲穿梭于季节的歌谣。

在泉州工作的那段日子,我总是觉得自己缺少历练,但又过于苛求生活给予惊喜,衍生了个性的情绪化,或许是长期平淡如水,机械般生活的消磨,理想、信念和热情在不断淡化消失。纵使眼前有着万种风情,我也会不屑一顾,忽视了刺桐的温柔与芬芳。

在一个寂寞的清晨,我随意地走向一座小山丘,发现山上尚未被开发,乱石与青草并肩而生,有一条小路徐徐而行,路旁长着好些刺桐,缤纷的花朵在树下摇曳生姿,倒也好生有趣。猛然间,我发现了几块峻峭的乱石中有一棵颓败的刺桐。我便哀叹大自然的无情与冷漠,为何给了它开花的生命,却偏要将它放置在不能开花的命运中。

此后的每天清晨,我经常流连于那条小路,想要见证这棵刺桐的悲催命运,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刺桐是那样的温柔,经不起这种折磨。时光,悄悄地在秋风中伴着花叶凋落,于落英间、枯枝里,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不经意间,已至寒冬,我已经不做任何期待了,慵懒的身体已促使我不能赶赴与刺桐的“每日之约”。只能说来年再见了,或许见不到了吧!

季节依然更替着,紧张而又忙碌的生活叫我几乎忘却了与刺桐的约定。当春天重归大地的时候,我才想起那棵可怜的刺桐,匆忙踏上那条小路,天空却阴沉沉地似乎要下雨,我正要回转却惊异的发现,在不远处,有绿色身影在白雾中不断对着我招手,似乎诉说着什么。

这时我才注意到乱石中的那棵"刺桐"居然开出了花儿。在峻峭的乱石间,在翠绿的叶片中,细长的枝桠上开出了点点“星火”,火红的刺桐花由外入里颜色逐渐而淡,娇嫩的叶片上挂着晶莹的水珠,在春风的抚动间,闪烁着鲜艳的红色,像少女灵动的眼神;像一曲完美的歌调;像在轻歌曼舞,舞动顽强生命的赞美;像在低声吟唱,吟唱生命的孤寂。 

一个卑微的生命,它渺小到没有人注意它的存在,但“造化弄物”,大自然却和它开着不小的玩笑。它从一个小小的种子开始,便要穿越比土壤还要坚硬的石层,还要躲过冬季暴风的吹刮,春天鸟虫的啃咬,夏日烈阳的灼烧。从被风带到这贫瘠到不见土壤的石缝那天起,它都在默默等待,它坚信总有一天它会破壳而出;它吸收雨露的浸润,承受阳光的温暖,抗住了巨石的覆压,挺过了狂风暴雨的冲刷,在石缝间,在草缝里耐心的寻路;它不顾一切向上跻身,终于在这一天,它钻出了石缝,开出了世间最美的花。

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这棵刺桐是那样的顽强。人不也应该是这样么,我惊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兴奋地在这青山绿水间、碧海蓝天里骄傲地呐喊着。我应该感谢我曾经历过的一切,尽管里面混杂着困苦与挣扎、失意与悲伤,但同时也孕育着美好与希望、幸福与快乐。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的,只有以随时准备奋斗的姿态迎接它,这才是人生。(文/梁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