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一航局一公司工地故事

来源: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5-14 访问:1765

我从火车卧铺上爬起,掀开窗帘,窗外的丝丝细雨已将玻璃打湿,我忽然想起父亲讲过他们奔赴甘肃建设的情景,也是火车,也是小雨,五个汉子挤在一起,却是寂静的两天行程,沉默的背后是坚毅是从容。

我扭头看着对面铺位上酣睡的女儿,睡梦中的她还是那样可爱、迷人、让人心疼,心疼不该带着她辗转三天的火车回家。

清明将至,我拒绝了妻子坐飞机的建议,倔强地带着她和孩子踏上了火车回家之旅。没有原因,我只是想经过下父亲曾经修建过的那条铁路,有点矫情,我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更接近那个喜欢坐火车、喜欢抽烟卷儿的老头儿,哪怕他现在离我很远,很远。

刚上车时,没坐过火车的女儿很是兴奋,东瞅瞅西看看、摸摸这儿碰碰那儿,总有问不完的问题,她总会问,爷爷是怎么让火车跑起来的。我总会笑着摸摸她的头回答,爷爷一个人怎么能让火车跑起来呢,是一群爷爷那样的人才让火车跑起来的。

女儿有时也会问,你说爷爷上过船、建过码头,那我们为啥不坐船回家呢?我说,我们的家在山西,山西没有航道,只有火车道,我们要坐火车回去,因为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是坐火车出来的。

眼前的女儿开始在铺位上翻腾,我知道,她又不舒服了,是啊,六岁的孩子,怎么受得了不停倒车的折腾。妻子开始怪我,我憨憨地笑笑,我只是想通过这次比较辛苦的旅程,让女儿更明白家的意义、爷爷的意义、爷爷那样的人的意义。

火车已经进入山西,车速也慢了下来,只有窗外的雨没有停息的意思,女儿已经醒来,拉着我的手紧贴着我站着,望着窗外的雨出神。我突然很感动,女儿的手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连车厢的震动都能感觉到,这是信赖、是亲情。我突然有点想哭,因为我从来没有拉着父亲的手坐过火车,在我像女儿这个年纪,他已经出国工作了,等他回来,我已经到了叛逆的年龄,父子之间相处不多的时日中更多的是争吵、是物件被砸碎的声响。

我有点后悔,一直没有与父亲和解。父亲有点倔强,即使在他年老的时候,他也小心翼翼从不提起我小时候的事,他总是说有一天我会懂他的,懂他为什么要四处奔波,懂的除了钱之外还有东西值得你去珍惜、去坚守。

父亲的一生就是在不停地珍惜和坚守中度过的,他有一大堆朋友,只要有空便会聚在一起聊个不停,我想不通他们之间为什么有那么多话,也看不懂已经退休的父亲为什么还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他说,那里有他的价值、有他的朋友、有他热爱的事业。

当我长大,已经不再纠结于父亲的选择时候,他已经老了,他依然执着地认为自己的坚守对的,是有意义的,他最喜欢拿出自己年轻时的照片,给别人讲述照片里的故事。

想到这里,我已经释然,我尊重他的选择、敬佩他的坚守,好像读懂了他的意义。

这时,女儿使劲摇摇我的手,说:“爷爷,快看,是爷爷!”我扭头看窗外,淅沥的小雨中,一个身穿工装的测量员正佝偻着背架着仪器在作业……(文/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