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歌——一航局一公司华能煤码头堆场工程

来源: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5-14 访问:1591

“大风起兮尘飞扬。”这句话用在工地上一点也不为过。每个人都切身体会到北风凛凛的寒意,更不用说狂风卷起的沙尘对工人们的侵袭。

一航局一公司华能煤码头堆场工程的小临建设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虽说是阳春三月,但天公却不作美,大风每天如期而至,更别说夜晚的暴风了,呼啸的风声在耳边从不停歇,让人不能安然入睡。而一公司第五项目部的职工们却依然坚守在工地上,不惧风沙的困扰。

 但风沙带来的麻烦确实不小。现场回来的人们,脸上都被吹的通红,有的被吹破了皮,起了茧,好不容易长了新皮,可肆虐的强风似乎知道哪块皮稚嫩,专挑新皮袭击。调度杨志国就是受害者的其中之一,但他却不以为意,总是抖抖身上的尘土,胡乱地拍拍头发,风沙就能够撒满一地。但他总是笑着说,“男人么,糙一点才够帅。我有大宝,我不怕。”但最难受的要属舌尖上的痛苦,风沙总是无孔不入,沙子顺着大风跑到了嘴里,可真是连呼吸都会痛。吃饭之前,即使反复漱口,总会有顽固的沙子残留,但用职工们的话来说,就当沙子拌饭吧,也算是加餐了。

 为了抗击风沙,职工们也全副武装,有的戴起了墨镜和口罩,穿上军大衣,用绳子在腰上使劲一捆,把自己围的好不严实。这种方法虽然好,但笨重的穿着加大了工作强度,不出一个小时,汗水便湿透了内衣,十分难受,行动则更加缓慢。近视的职工则更加狼狈,口罩虽然阻隔了风沙,但哈气却将眼镜打的雾蒙蒙一片,时不时地就要摘掉眼镜,擦拭一下,才能恢复清晰的视野。

 现场的通讯情况也不能幸免于难。海边的信号本身就不通畅,伴随呼啸的大风,电话另一头的人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却听不到任何信息。劳累了一天的职工们便将思乡之情写进了日记里。正如杨志国这样写道:“亲爱的女儿,今天的风依然很大。但爸爸却在现场努力地工作着,为的就是在码头建起时,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不用再受风沙的困扰。希望你能理解我不能陪伴在你身边。”

 正是在这种困难的工作情况下,职工们的工作热情却丝毫没有减退。每个人都在大风中坚守岗位,风越大、干劲则越足。也只有这样,码头堆场工程的生产进度才没有落后,职工们用自己的汗水书写着奋斗的战歌,伴随着春风,吹满了整片大地。(文/梁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