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来源: 中交机电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5-25 访问:1666

 

微风吹过街巷,恰若岁月悄然走过潮汕平原,市井哀乐,人间悲喜,吹走一茬,又来一茬,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汕头“姿娘”(潮汕话意思为“女孩子”),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我对家乡的风土人情有了直观而感性的认识,庆幸的是,我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从读书到现在工作,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一起建造美丽的东海岸新城,让我和这座城市有了更紧密的联系。我想,即使有一天我垂垂老矣,但这些一起奋斗过的岁月都将成为我深深的眷恋和永恒的记忆。

——题记

 

饮湖上初晴后雨

四月的潮汕平原,一改往年的晴朗明媚,断断续续的下了一整个月的雨,似乎进入了漫长的雨季。印象中,这样的梅雨季节当属江南,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走过小巷里的石阶路,路旁的小店依旧开着,店里的花猫慵懒地打着盹,青梅煮好的茶水,散发着一股氤氲的气息。

微风吹过街巷,飘来一阵沁人的茶香。在潮汕,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家里摆上一套茶具,凡是有客人过来都会热情泡上茶,“食茶、食茶”互相敬茶的谦让之声随着茶香四溢飘散开来。“偷得浮生半日闲”,约上三五知己,煮上一壶清水,泡上一冲好茶,将所有的闲情雅致融合在一杯好茶以及几句闲聊中。

说到工夫茶,就不得不提到潮汕赫赫有名的凤凰单枞了。凤凰单枞茶,归于乌龙茶类,是全国六大茶类之一。茶汤黄亮,具有天然花香,兼具独特之山韵蜜味;品感醇美,回甘力强,而且颇耐冲泡,饮毕闻杯,余香留底,具有提神益思、生津止渴、消滞往腻、减肥美容、防癌症抗朽迈、降血脂等功效。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秋,诗人袁枚在福建武夷山第一次喝到了凤凰单枞茶,就在他的《随园食单》中这样记述:“上口不忍遽咽,先嗅其香,再试其味,徐徐咀嚼而体贴之。果然清芬扑鼻,舌有余甘……始觉龙井虽清而味薄矣,阳羡虽佳而韵逊矣。”

这样的好茶自然是要讲究冲泡的方法,方能使其最大限度发挥茶韵。冲茶时投茶、洗茶一定要快而轻,这样才能发茶香、益茶味,才能顺茶理、尽茶情。加水时锅嘴离壶口要高,倒茶时壶口离杯要低,这叫“高冲低斟”。中间的刮沫、淋壶、烫杯又有讲究,依次称为“春风拂面、重洗仙颜、若琛出浴”。斟茶的时候要先“关公巡城”,将茶均匀分到各个茶杯,然后是“韩信点兵”,将茶壶里的精华在各个杯中点一点,这样才能做到每个杯子的味道和颜色相似。品茶时更要做到先闻其香,再和气细啜。

不少外地人看到潮汕人整天悠然自得地喝茶,很不习惯,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怎么总有心情喝茶?而潮汕人却不以为然,这世间忙碌的事情何其多,整天为利益奔波,何苦来哉,不如静心坐下来喝口茶,慢慢品味人生。品工夫茶,其实是品文化品人生。以茶礼客,那是和;互相敬让,那是德;寒夜客来茶当酒,那是寂;以茶论道,那是思。这一杯小小的茶,道出了潮汕的精髓“和、爱、精、洁、思”,也道出了潮汕人上百年的“价值观”所在。

 

唱不尽的潮音雅韵

印象中,我奶奶是极爱品茶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她最在意的就是茶。往往一天冲上好几回,尤爱午后躺在摇椅上,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潮剧,闭着眼睛跟着哼唱,仿佛时光在此凝结。这悠远绵长的潮乐,像极了宋朝女词人的浅唱低吟,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雨打窗台湿绫绡。

小时候,村里一到传统节日都会请一班戏团演出,往往是万人空巷。每逢遇上这样的日子,奶奶总是带着我和弟弟早早地吃完晚饭搬着小板凳赶过去。戏台上,戏剧演员用精湛的表演和绝妙的唱功博得台下的阵阵掌声,戏台下,奶奶每次听都双眼半闭,脑袋随着悠悠晃晃,似乎已进入佳境。而身为孩子的我们,去看的只是热闹,更喜欢台边那些五花八门的小摊。手里紧紧攥着大人给的五毛钱零花,先是到凉草干果的摊前看了看,又到糖人摊前晃了晃,眼睛里还使劲往卖棉花糖那里瞅了瞅,却始终不舍得把五毛钱花掉。玩累的时候,我们就坐在奶奶身边,静静听着她讲述台上剧情的发展,疑惑的看着她随着台上主角的命运跌宕,时而泪眼迷蒙,时而喜不自胜。而我们,往往一出戏还没完,便在这依依呀呀的音乐中沉沉睡去。

潮剧属于文戏,比起京剧那种令你热血沸腾、眼花缭乱,她显得温文大方,如品香茗,回味无穷。曲风柔中带刚,欣赏的时候感觉犹如一双温情的手在抚摸你的伤口,那是一种久历风雨后的坦然。每当潮剧那绵远又富有穿透力的声音扑面而来,我就仿佛看到一道静静流淌的河流,逶迤着,铺展开宽广的水域。它因承纳了千年的星光、月光、阳光,以及无数情人的目光而水波潋滟,柔情荡漾。潮乐萦绕不绝,就如同微风吹过街巷,吹过城市,走不完的人群,唱不尽的潮音雅韵……

 

向海而兴的汕头

白驹过隙,转眼间我也出来工作了,庆幸的是,因缘际会我来到中交汕头项目公司,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一起共同建设我的家乡。公司里有不少第一次来汕头的同事,见了面总喜欢问我,潮汕有啥好吃的?我总是伸开十个手指头数了又数,最后只能无奈的说,好吃的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只能你亲自品尝后才知道。

“食在广东,味在潮汕”,与其他很多地方美食相比,潮菜是最“上得厅堂”的菜色之一。独到之处在于总是能吸纳其他菜系的优点,而不失“色香味形”的本色。潮菜素来清淡鲜美,就像一个大家闺秀,端庄大方,但同时它又有让人亲近的感觉。

汕头靠海食海、以海为生,因而潮菜的选材多来于当地丰富的海产品。潮菜的选材极为讲究,特别是海鲜,都是本着“不新鲜不入菜”的原则,螃蟹要横行霸道的,九节虾要张牙舞爪的,花蛤要一张一合的,海鱼要活蹦乱跳的……相对于选材的严格,烹调就相对简单,多以白灼和清蒸为主,以求最大限度保留住鲜甜的味道。清嘉庆年间撰修的《潮阳志》载:“邑人所食大半取于海族,鱼虾蟹蛤,其类千状,且蚝生、虾生之类辄为至美……童叟皆嗜。”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今,成为潮菜立于世界之林的主要基础。

海洋自古是潮人生活依托和心灵的港湾,既造就了潮菜烹调文化的精华所在,也传承着潮汕人自强不息的海洋精神。汕头市澄海樟林埠北通闽沪杭、台湾等地,南达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地,被喻为清代的海上门户。潮人先民便从这里飘洋过海到东南亚诸国侨居和经商。清朝康熙年间,政府放开对广东的海禁令,樟林港被正式列入外贸口岸。第一艘红头船就这样在樟林港扬帆启航,走向世界。

“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商”。据有关专家估计,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中国国际迁移的规模大约是300万人,其中通过汕头口岸出境的超过150万人。移民的结果是导致了今日在海外形成一个庞大的华裔群体,以潮汕来说,海外的潮人与本土的潮人数量一样多,都达到1000万人。潮人足迹遍天下,他们走出国门,飘洋过海来到陌生的异乡,凭借坚强的毅力和过人的智慧闯出一番事业,根源于由韩江冲积成的潮汕平原孕育了独特的河海文化,培育了潮人海洋的胸襟。正是这样,才涌现出李嘉诚、林百欣、谢易初等工商巨贾,书写了潮商的现代海外传奇。

 

在这片沃土上,我见证着她的过去,经历着她的现在,更要书写她的未来。很幸运毕业后能留在家乡工作,为建设家乡出一份力,更幸运的是,能作为一名汕头东海岸新城的中交建设者,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与千千万万中交建设者一起,用智慧和汗水在汕头东海岸上筑起一座新城,这是我最值得自豪的事情。我要把青春写进城市的年轮里,融入建设的交响乐里,伴随着这座崭新的城市一起成长。在不久的将来,无论是百载商埠汕头,还是古城潮州,或是整个粤东,都将因东海岸新城这颗璀璨的明珠而重新散发青春和活力,而我们的这一代人美好青涩的年华,将镶嵌在这座城市的记忆中,永远鲜亮。

                                                                         中交机电局团委汕头项目团支部

                                                                                              纪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