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置身信仰

置身信仰

来源:中国交建团委 发布时间:2015-03-26 访问:1873

    在此之前,我从未如此清晰的目睹过你的容颜;而经此之后,我将永不会遗忘。

——题记

   2014年9月,作为中交疏浚技术装备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一名新团干,我有幸参加了在井冈山举办的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团干部培训班。犹记得报到那天,除了教学资料以外,我们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个手环,上面写着:让信仰点亮人生。

   哑然失笑。

   信仰这个词,对于我们实在不能算陌生。生命的旅途中,几乎每一个先驱都在极尽所能的为我们描述它的风采。它的召唤,也曾在每一个我们迷茫困顿的时刻若有似无。然而当我们真正开始循着这描述、这声音想要追寻它的时候,它却重新化成一个个铅印的字文悄无声息的散落在我们来时的路旁。

   所以我笑,多少带着一丝求而不得的无奈。

   我并不期待这一直以来的求而不得会在这短短七天中得到多少突破。尽管我们翻山越岭,置身千里之外,左不过还是几间教室、几个讲师、几堂似曾相识的课程吧?

   事实确如我所料,然而又远非我所想。

   那些带给我最多思考最多收获的“非我所想”,简单来说却只有七个字:一静,一动,一悠扬。

   先说说“静”。

   那一天,当祭奠井岗英烈的典礼刚刚结束,老师荡气回肠的演讲还在我的耳畔萦绕,一幕幕残酷激烈的战争场景不断涌现在我的眼前。环顾自周,那黑色花岗岩墙面上镌刻着的15744个名字以及白色无字碑中隐匿着的30000多个面庞,仿佛就是那一个个悲壮的故事与这世间残存的最后一丝关联。

   我的心里顿感沉重,仿佛连呼吸都因空气中弥漫的悲伤而变得异常艰难。于是我走出大厅,站在那象征着死难烈士数目的石阶前,看着它一级又一级向青山深处袅袅云雾间蔓延。忽然间,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挺拔参天的树木,那星星点点的野花,它们无不以一种平淡的表情默默守候在那里,蓬勃的舒展开来,隐隐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力量。

   这扑面而来的静化作千丝万缕潜入我的心底,将我紧绷的心慢慢的抚慰开来。可那一瞬间我又有些恍惚,我脚下的土地本是英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方,那些因信仰驱使的壮怀激烈,如今在何方?

   比起这潜移默化的“静”,“动”的发生更加猝不及防。

   那是在我们观看大型实景演出《井冈山》时突然的一声炮响。虽然我心里清楚的知道那是为了演出效果而定点爆破的烟火,且与我们隔着相当远的安全距离,但它爆炸的一瞬间,我还是猛地缩成一团,闭上眼睛捂着耳朵,抖抖索索的直至后面的几声炮响全部结束。

   我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十分胆小的人,但我必须承认,那一刻我真的害怕了。更令我害怕的是,我甚至不敢去想象如果真的身处战争年代,我该如何去面对无时不刻的战火纷飞和笼罩在头顶上浓到散不去化不开的死亡阴影。我不禁又想起那些长眠于此的烈士们,他们中的大多数牺牲时的年纪,与现在的我们不相上下,甚至还要小的多。作为横亘了一条历史长河的同龄人,此岸的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彼岸的他们心中隐忍的恐惧与悲伤。但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前赴后继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勇往直前死而后已,这种用壮怀激烈阐述的信仰,如今在何方?

   最后再让我们听一听那段挥之不去的悠扬。

   “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小心路上就有石头/碰到阿哥的脚指头/疼在老妹的心里头……”

在婉转清亮又带着独特的客家口音的歌声中,她朝我们缓缓走来。江满凤,一个普通的景区环卫工人,一个光荣的红军战士后代。正是她的爷爷在战场上写下了这首传唱至今的歌曲,并在她的演绎下隔着岁月散发出历久弥坚的别样光彩。和无数影视作品中惯于表现的人物形象不同,她生的并不美,皮肤粗糙,身材五短,眼睛还因白内障的后遗症而见光流泪,但这一切都丝毫不能影响她周身散发出来的魅力。这魅力是她那无论境遇顺逆,都能从心底里透出来的乐观积极,是她那坚持通过自己的双手一步步朝着美好生活不断努力的勇气和毅力。

   其实,此歌此人的一声一生都谈不上多“壮怀激烈”,似乎也和动辄气势恢弘的“信仰”二字搭不上边。但无论是歌中的少女对情郎的尽诉衷肠,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妇人为家人的劳碌奔忙,都让我们不禁为其中饱含的真情所深深打动。历史在她们身上得以延续,丰满而鲜活的站在我们面前,安静中又带着一丝令人诧异的羞怯。

   忽然间,这一静、一动、一悠扬全部交织在了一起,让我突然明白了:或许那些历史中的人事景物,本来就都是这样安静又羞怯的。他们有着普通的名字、普通的外貌,渴望着普通的安宁,渴望着静静的体会人世间一点一滴的细腻美好。正是这种对于生命最原始最本质的热爱,驱使他们不断前进,在不同的时期,呈现出不同的姿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同一片土地、同一条血脉会滋养出浴血抗争和恬淡娴静等迥然不同的风貌来。

   回想我之前的困惑,也许是如今大多数人都会有的。我们迷信于信仰的真容必定是惊天动地波澜壮阔,从而迷失于非流血牺牲不叫信仰的错误命题中,迷失于向高处、向远方的急切探求以及对丰功伟业的过度渴望。

   其实所谓的信仰哪有那么的高深与复杂,它之所以难以被按图索骥,是因为它在每个不同的人面前都是不同的面容,它驻扎在每个人的心里,却开出不一样的花。就好比我们所说的中国梦,对于老师,它是三尺讲台的辛苦耕耘,对于医生,它是医院内外的救死扶伤,而对于我们,只要保有善良、仁爱、自尊、自强,那么所有的梦都是中国梦,所有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都叫做信仰!

 

钱胜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