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的精卫鸟 可爱的垦海人

来源:中国交建团委 发布时间:2014-07-28 访问:2037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虽工作生活在海上,但他们并不是纯粹的海员。因为他们不在无边无际的广阔大海,每天都可以看见陆域岸线,然而却只能与海作伴,望陆兴叹。他们远离繁华的都市,舍下挚爱的家人,惜别知心的朋友,每天埋首荒滩、奋战僻壤,创造精卫填海的神话,他们是一群不知疲倦的建设水运工程的垦海人。
    也许外界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行业、这么一群人的存在。他们以忠诚、牺牲而默默地坚守着,每天披星戴月海风吹拂,干着枯燥单一、乏味劳累的工作。但对于他们而言早已司空见惯为之适应了。当初他们都是一群二十出头跨出校门的柔弱学子,满怀激情与梦想,憧憬人生美好的未来。然而当他们踏上征程,繁华的都市渐行渐远,荒凉的滩涂、汹涌的潮水浮现在眼前,梦想与现实巨大落差给了他们沉重一击。水上工作的劳累与枯燥折磨着心智、孤独与寂寞煎熬着信念,梦想与激情在每天辛苦劳作中被消磨殆尽。坚持不下去的人,走了;留下的人,继续坚守着。狂风恶浪磨砺着他们的体魄,锻炼着他们的胆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曾经柔弱的肩膀被锻造成刚强的身板,孱弱的青年被历练成刚毅的汉子,恶劣的环境被锤炼成坚韧的意志。
    现今繁忙的航道、码头、泊位和矗立的工厂、库房、新城,过去曾是荒僻滩涂,荒无人烟,罕无人至。他们默默地进点“垦海”来了,抛下重锚,落下钢桩,放下桥架,转动绞刀,吹响了开工的号角。船舶不停的工作,柴油机轰鸣旋转,泥砂源源不断的喷溅堆积。用青春与汗水,靠坚守与拼搏,将大海滩涂围堰筑堤吹砂,终于打造成一块块崭新的“飞地”、一方方漂亮的陆域。然而当人们庆贺欢乐陶醉喜悦之际,他们却默默地收缆封舱,起锚开航,继续奔赴荒凉荒僻,开辟新的繁荣、繁华。
    人说吃海饭的人冷酷桀骜、寡言少语、自私孤僻,把他们定格为一群不容易接近的人群。然而恰恰相反,他们一样拥有激情、友情、温情。只是海上恶劣的环境塑造了他们刚毅直爽的性格,使他们不善于过分表达细腻复杂的情感。迎击风浪时,他们共同携手,齐聚一心,劈波斩浪;工作疲倦时,他们互拍肩膀,递上一根烟:“兄弟,歇会再干”;工余空闲时,他们围在一起,天南海北胡侃一通,放声大笑;逢年过节时,他们一起包饺子、吃饺子,互诉衷肠,思念远方的家人。有时他们也会互闹矛盾,但是男人之间处事简单,转眼烟消云散,又共同拼搏在风浪前沿。长年累月在海上滚爬摔打,经历了太多的艰辛痛楚,终于锤炼成刚毅、坚忍的性格,把苦涩藏在心里,把欢乐呈现脸上。
    船舶对于他们而言,既是共同的战场,也早已是漂泊在外的“家”了。工作生活在四海漂泊的“家”里,每个同事都是家人,都是兄弟,都是战友,大家一起经历着“大家”的温情与温暖,分享喜悦与喜庆,洋溢欢乐与与欢笑,同时一起承受着手足般痛苦与磨难,面临压力与挑战,分担失败与焦虑。每一个人以默默地付出和执着地投入,共同营造着团结和睦温馨的“家庭”氛围,共同规划打造企业科学发展的伟业。
    可敬可爱的他们,——呕心沥血的精卫鸟,水运工程的垦海人。

                                                                                                                                                        (新海鲛轮大管轮  徐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