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交路建华东公司温州绕城项目:陈梦星——爸爸们的爱

来源:中交路桥建设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6-28 访问:1218

前几天,父亲突然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问我在哪里,说要来看我。于是我把项目部的位置发给他,并把路线跟他交代了一番,以防在错综复杂的乡村道路迷路。傍晚时分,他如约而至,然后和我一起去幼儿园接他的外孙女,并送了一个漂亮的风筝给她。

他说,前段时间去了山东,在潍坊给小丫头买了个风筝,这次特地送过来给她。

他又从后备箱拿出一大包零食给我,说,够吃一个月了。然后,便要驱车回去了。我说,就算今天不住下来,也吃了晚饭再回去吧。他说,不吃了,晚上还有事必须要赶回去。

他就是这样一个愿意开三个小时的车特地来送个风筝和一包零食,再开三个小时的车回去的人。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那你路上开车小心,高峰期比较堵。”最后我只说了这一句话。

亲情有时候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我会从心底深深感受到父母对我的关怀,却从不让感激之情流露出来,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因为我总会担心如果说出来,会不会让彼此都觉得不自在。我们善于描述客观的事实,却不怎么擅长主观情感的表达。

这仿佛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内敛,含蓄地表达情感,尤其是父爱,一代代传承下来。直到我现在自己做母亲了,我也亲眼见到日常生活中,我先生对女儿表达的从来不挂在嘴边的爱,仿佛是我童年生活的重现。



“不要闹了,再不听话爸爸打你了!”每次在女儿严重的调皮捣蛋后,总会甩下这一句“威胁”她,然而,扬起来的这一巴掌却从来没有落下去过。

我记得自己上幼儿园的时候,某天早晨不想上学,故意慢吞吞地起床和洗漱,我父亲忍无可忍,打了一下我的手掌,我哭了,他却抱我,安慰我。记忆中,那是父亲这辈子唯一一次打我。

我先生有时候性子比较急,在工作上总是追求效率第一,在面对女儿拿出一大盒乐高玩具请求他帮忙一起拼装时,他傻眼了,这一粒粒比手指头还小的积木,怎么就能变成图片中的大城堡呢?然而还是收拾起“崩溃”的心情,花了三个晚上,陪女儿拼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城堡。

在我小时候,父亲也会陪我玩玩具,给我讲故事,记得一个元宵节,父亲给我做了个“机器人”形状的花灯,固定在我的小童车上,那晚拖着这盏花灯去游街,瞬间觉得其他小朋友的小兔子灯都弱爆了,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还记得父亲的肩膀很宽厚,小时候父母带我去上海玩,我就骑在父亲的肩膀上逛南京路,逛动物园。现在,我先生也经常在带女儿游玩的时候把她放在肩膀上,人再多也不怕看不见游乐园里游行的花车,或者是在动物园中欲与长颈鹿试比高。

父爱总是严肃而刚强,含蓄而深厚,有时候笨拙得不知道如何表达,却总是在人生道路上给予了关键的指引。在电影《摔跤吧,爸爸》中,那位摔跤手出生的父亲将世界冠军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看似独断专行地帮女儿选择的人生道路,然而在男权当道的印度,那也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而在我们周围,每个人的家庭都大同小异——母亲对家人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而父亲是一家人的港湾,偶尔粗笨,却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爸爸,我想吃那个棒棒糖。”

“不行,糖吃多了牙齿就掉了……不过今天可以吃一颗,不要告诉妈妈。”

“爸爸,给我讲一本故事书吧。”

“爸爸讲不好啊,没妈妈讲得好听……唉,你去书架上挑一本吧。”

“爸爸,我想去海边。”

“宝贝,爸爸现在没时间……爸爸保证下次一定带你去!”

“爸爸,我爱你!”

“嗯,爸爸也爱你。”

我现在尽量在教自己的孩子学会表达自己的爱。传统需要继承,但有时候,心底的感情要勇敢表达出来才会让人与人之间的心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现在,我也要去给我父亲发一条微信信息了。


——温州绕城项目 陈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