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与世隔绝”筑通途

“与世隔绝”筑通途

来源:中交第一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05-07 访问:567

“喂,阿姨,您好,我是小童的同事,小童说怕您联系不上他担心,让我替他给您打个电话报平安,他一切安好,可能过几天就能联系上他了......”这是乌尉天山胜利隧道职工刘鹏下山到镇上手机联通信号之后打的第一个电话,代报平安,也是几乎每天需要下山给料车过磅的材料员刘鹏经常代劳的工作。

由中交一公局桥隧公司承建的天山胜利隧道是在建的乌鲁木齐至尉犁段高速公路的控制性工程,项目位于天山深处方圆30公里无人区高原上,“网络不稳,道路不畅”是项目职工的生活常态。


胜利达坂长景.jpg

胜利达坂长景

4月14日下午,外出办事回来的职工李刚火速找到毕业新生小赵说:“你快点想办法下山去给你家人回个电话,他们联系不上你打电话到公司去了,现在正心急如焚呢,”此时,项目驻地已全线断网48小时了。

    地处无人区的项目驻地,与外界通讯互联的是电信公司于去年十一月架设一道光缆,由于线路路途遥远且频繁穿越目前在建的项目全线,光缆线路改移和施工不慎破坏的情况时有发生,且由于地处无人区深处,电信部门修复也会因恶劣的天气和216国道改扩建交通管制影响,每次不慎破坏都不能及时修复,至少需要48小时的修复期。

频繁断网失联,项目职工由刚开始的焦头烂额已经变得从容不迫,断网期间,刘鹏下山时手提包会变得鼓鼓囊囊,里面装的都是同事们请他带下山接收信息的手机,他说:“当联通到信息的时候,手机们会变得异常活跃,此起彼伏的接受信息铃声要持续近十分钟,有时还要同时接好几通电话,每次我都会认真解释,电话那头的家人们也非常理解。”时常,他也需要带着电脑下山,断网期间同事们需要着急报送的材料,会写好发送地址存在U盘里,让刘鹏带下山发送。


经常被大雪覆盖的项目道路.JPG

(经常被大雪覆盖的项目道路)

    靠不住的不仅只有网,还有路。

    项目与外界互联的唯一通道是号称“死亡之路”的216国道,过往司机常用“噩梦、地狱”来形容项目所在地的巴伦台至后峡段公路,路段全线为非铺装路面,路面布满大小不一的尖锐碎石,道路一面是绝壁一面是悬崖。过路司机李师傅说;“这不是一条咱们想象中的国道,对于一名普通驾驶员来说,它是一座地狱。”

    可是即便是如此恶劣的路况也不是时时畅通,道路通往乌鲁木齐段自去年开始道路扩建施工,每天早八点后至晚九点之后限行,外出办事的同事需要早上六点出发,早上气温低,大家要承受路面结冰路滑的危险。

    时常,会有出去办事的职工第二天早上才满身疲惫,红着眼圈回来,实则是又在路上堵了一整宿,扩建中的216国道一侧岩体极为松散,山体滑坡时有发生,且路面狭窄坑洼,常有施工车辆重载通行时抛锚或侧翻,随后进出项目驻地的唯一通道被堵得水泄不通,只能原地等待救援。项目司机李兆欣说:“深夜的峡谷奇冷无比,车辆必须整夜处于发动制热状态,不然就会有冻伤的危险。所以我必须时刻保持车况良好,油量充足,车里备好干粮和饮用水,才能保证应对随时可能突发的各种意外。”


铁锹、防滑链、雪地胎成为项目车辆出行的标准配备.JPG

(铁锹、防滑链、雪地胎成为项目车辆出行的标准配备)

 216国道南面联通的是库尔勒市,要想通过必须穿过探险者视为“荣誉光环”的冰达坂,越过两边山石陡峭、峥嵘林立的“老虎口”,该路段俗称九盘道,公路蜿蜒直上隐没在云层里,几十年来,葬身于该路段的车辆上百台,伤亡人数逾千

4月中旬,测量队职工需要到天山胜利隧道出口端和静县做数据复合,他们为车辆更换了雪地胎,并装好防滑链,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打算翻越冰达坂到40公里外的和静县,当车辆行至冰达坂海拔4000米的高度时,由于路面积雪实在太厚,车轮一半高度都被淹没在积雪里,车辆几乎动弹不得,随后,他们用自带的备用铁锹,铲除路面积雪将车辆缓慢倒退至开阔地带才不得已掉头返回,随后选择从乌鲁木齐走高速抵达目的地,原本40公里的路程因绕道变成了500公里,一天的工作量变成了整整三天。


海拔4280胜利达坂.JPG

(海拔4280米胜利达坂)

测量队副队长李分良说:“目的地眼看尽在眼前,翻过垭口就到了,可是路况实在太恶劣,看见峡谷中侧翻的车辆残骸,让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不得已绕道400多公里,行路难,难以上青天啊。”

每天面对“网络不稳、道路不畅”困扰的中交一公局桥隧公司职工,修筑的却是一条新疆跨越南北疆的资源通道和国防要道,在区域路网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项目竣工之后,乌鲁木齐至库尔勒市有原有的480公里缩短至280公里,行车时间由原来的六小时缩短至3小时。面对时常状况百出的通讯及路况,职工虽时常被迫“与世隔绝”,但他们永远心怀美好憧憬,愿克服眼前的局促与不便,造就南北疆的永远通达。

中交一公局新疆乌尉天山胜利隧道项目

文:晏晓庆

图:陈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