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中秋节

中秋节

来源:中交隧道工程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7-10-16 访问:208

张爱玲说:老年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大、圆、白,象朵云轩信笺上滴了一颗泪珠,陈旧而迷糊。今年中秋也让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童年那依稀可寻的梦境。

三十多年前,还是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大家都感觉好像吃不饱似的,其实也没什么可吃的,一天三顿翻来覆去地就那么几样。那时小,除了玩什么也不懂,更别提什么节日了。在我的印象里,过年不过是能吃一顿好吃的,穿一身新衣服而已,至于过节好像没怎么过过。不像现在,一天吃了上顿愁下顿,不是因为没什么吃的,是因为不知道吃什么好。现在是想方设法地吃,就连二十四节气也算是节日了,立春吃春饼,夏至吃面条,立秋啃秋膘,冬至吃馄饨。反正只要是跟节日沾点边,总能想法问问该吃什么。

之所以到现在,过了三十多年了还能记得童年的那年中秋,也跟吃有关。中秋吃什么,我想任何人都知道——月饼!可那时月饼属于高级点心一类,平时根本不买,过节了还要看有没有那闲钱,更要看父母的心情。那年月,没有几个心情好的,闲钱更是难找,尤其像我们这种孩子多的家庭。我清楚地记得,邻居家的孩子拿着一块月饼在吃,就是那种最普通的白糖馅儿,里面有青红丝,腻得死人的那种。最可气的是我在那玩儿,没招他没惹他,他还就非在你身边吃不可。我理所当然地被那月饼吸引,因为没吃过。我直勾勾地盯着他吃月饼,也许他感到了危险,急忙跑开了。回到家,我对妈妈说:我要吃月饼。妈说:没有卖的。我说:对面的副食店就有。我妈又说:没钱。我不甘心:那我也要吃。妈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有什么好吃的?我说:就要吃!结果是:我遭到了极为严厉地惩罚。月饼没吃着,留给我的是永不磨灭的回忆,痛哭是免不了的,可是那时太小,哭一阵也就完事了。不过,从此后我好像再也没跟母亲要过月饼,其他的东西也很少要——跟爸爸要。

小时候不懂事。现在想来,当时妈妈的心情肯定也很难过,偏偏我还在她的心上扎了一锥子。都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现在我也为人父了,深刻理解了当时母亲的心情。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吃好,穿好呢?宁可自己不吃不穿!除非万不得已,只要能力所及,必要满足孩子的一切要求——无理要求除外。一块月饼,当时可能仅仅是一毛钱,可是妈妈满足不了自己的孩子,只能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嚎啕大哭,在哭声中幻想着月饼的香甜,还要忍受心灵上上的隐隐作痛——到现在我都记得这件事。也许妈妈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可是当时她肯定是心如刀绞,可也只能硬下心来看着孩子委屈地哭而毫无办法。

三十年过去,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月饼满大街都是,售货员恨不能拉着你让你买她的月饼。品种繁多,花样翻新,南北荟萃。可我还是喜欢吃最普通、最原始的豆沙、枣泥馅,那里有我的回忆。过节时,也总要给父母送去月饼,深怕他们吃不着。如今天各一方,一南一北,相见无多,不知道今年的中秋他们是怎么过的,过得好吧?月饼吃了没有?喜欢不喜欢吃呢?

不过是一个小饼,过节时应个景儿,却有千丝万缕的记忆。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大、圆、白的月亮升起来,同时照着你我,就算没有在一起,可同沐这一片月光,也算是同在一处了吧?

中秋节没有回家探望父母,惟愿他们一切都好吧。

(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