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勇担当,筑梦“第三极”

来源:中国交建团委 发布时间:2017-09-26 访问:172

 ——记第五届中国交建“十大杰出青年”朱东鹏

微信图片_20170926155644.jpg

青藏高原被誉为“世界第三极” ,壮美辽阔的草原令人神往,然而隐藏在这壮美之下的多年冻土和脆弱的生态环境,给公路建设和养护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多年冻土是一种对温度极为敏感的地质体,冬季,冻土在负温状态下就像冰块,随温度的降低体积发生剧烈膨胀,顶推上层的路基、路面。而在夏季,冻土随着温度升高而融化,体积缩小后路基发生沉降,这种周期性变化很容易导致路基和路面塌陷、下沉、变形、破裂。多年来,这个世界性难题顽固地阻碍着人类将等级路修到雪域高原的步伐。为了破解这些难题,一公院三代冻土科研工作者,四十年风雪兼程,筚路蓝缕,矢志不渝,用生命和智慧寻找着“天问”的答案。而这个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就是一公院寒区环境与工程研发中心总工程师、工学博士、多年冻土道路工程专家——朱东鹏。

微信图片_20170926155650.jpg 

作为一公院第三代冻土科研团队的核心骨干,朱东鹏长期坚持深入科研一线,在高寒缺氧的生命禁区,奉献青春、勇攀高峰,在平凡的岗位上不断进步、刻苦钻研,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平凡之中彰显不平凡。

2002年,踌躇满志的朱东鹏接受了科研任务,正式开始了他的科研生涯,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初上高原的他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可严酷的环境还是给了这个懵懂的年轻人一个“下马威” 。严重的缺氧、呼吸困难、刮在脸上比刀子划着还疼的寒风,让原本还有些兴奋的他顿时蔫了下来。好不容易到了工作现场,看到的却是简陋的帐篷、夹生的饭菜、冰凉的馒头,艰苦的生活条件再次考验着他的意志。一开始的工作是科研观测,朱东鹏经常和同伴们身背几十斤重的仪器设备跋山涉水,每观测一次就如同100米冲刺,每走几步就得喘上几口气,休息一会,每天要定时观测记录上百个观测点的冻土温度、冻胀、融沉等工程地质数据,渴了就喝口凉水,饿了就吃冷馍、啃干方便面。观测时遇到凛冽的寒风,就要将观测仪器脚架放到最低点,跪在地上读取数据,遇到雨、雪天气观测时,鞋陷到泥里,拔出的是脚,用手才能将鞋取出。就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朱东鹏顽强地完成了自己第一次的科研任务,取得了宝贵的观测数据。虽然自然环境恶劣、工作、生活条件艰苦,但这并没有吓退朱东鹏,反而更加坚定了他征服青藏高原的决心,他暗自说:“我一定要让健康的公路在这里延伸!” 

微信图片_20170926155655.jpg

每年的三四月,内地春意盎然、鸟语花香,青藏高原却是寒风刺骨、白雪皑皑,而此时也是朱东鹏和他的科研团队开始科研外业工作的时候。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他更是事事走在最前面,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不管再难受,他都顽强坚持,抢着背重些的行李,拿沉重的测量仪器,却从不吐露一个“苦”字。对待每一项监测任务,他都亲力亲为,从来都没有半点马虎。正是由于他的带动,团队形成了积极向上的工作氛围。而在这种氛围中工作,同志们也都暂时忘记了高原反应、忘记了疲劳,每次都能高效的完成各种科研工作。

微信图片_20170926155659.jpg

朱东鹏就是这样,为了心中的梦想,坚持深入科研一线,努力从认识、实践、再认识、再实践中逐步提高自己研究水平,逐步完成由技术人员、专业组长向专业负责人的蜕变,成长为具有高水平和学术影响力的多年冻土道路工程专家。参加工作十余年以来,朱东鹏作为主要负责人和主要完成人,先后参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 973重大专项、交通运输部、青海省西藏自治区交通科技项目、交建科技项目和中国交建科技研发项目等国家、省部级的重大科研项目20余项,其中《多年冻土地区路基稳定性技术研究》 《青藏公路高温高含冰量多年冻土区地基稳定性研究》 《多年冻土地区公路修筑成套技术研究》及《青藏高原地区公路修筑技术基础平台研究》等项目均被同行专家鉴定为国际领先水平。他的“多年冻土青藏公路建设和养护技术”获200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他个人先后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获专利27项,获得中国公路学会特等奖2项、一等奖1项;优秀工程咨询成果一等奖1项,青海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项,中交股份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他还多次获得一公院双文明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寒区道路环境与工程研发中心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他的研究成果在青藏公路整治改建、新藏公路、川藏公路、共玉公路、花久公路、扁门公路等多条多年冻土区公路的建设中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和应用,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朱东鹏用自己宝贵的青春和智慧,克服了高原冻土研究一道道世界难题,创造了高海拔高寒地区公路建设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为我国多年冻土区道路安全畅通提供全面的技术支撑,也为多年冻土区的每一个项目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