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杜“结婚记”——带你看一场盛大的非洲婚礼

来源:中交路桥建设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7-09-26 访问:238

 

640.webp.jpg

艾杜是我们马普托大桥项目当地人力资源管理部的一名翻译,一周前他笑嘻嘻地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

下午5点,我到了艾杜的家,艾杜告诉我,中午父亲已将新娘的衣服、啤酒饮料和礼金5000MT(约合人民币550元)给新娘子家送去了。当我告诉女朋友礼金550元后,两天没收到她的消息,据说是手机丢了。

艾杜的家正如老舍先生书中理想的家一样,一间是客厅,古玩字画全非必要,只有几把舒服宽松的椅子,一张小方桌,桌上有一两支鲜花,插在小瓶里,正厅一台电视,一台风扇,一个小冰柜,没有麻将牌,没有华丽装饰。两间卧室,一间做婚房,没有臭虫,而有一张不大却极软的床,还有一间是给客人住的。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可能以后会有的,但目前估计是要靠爱情生活了。

 

下午6点半,艾杜的朋友陆陆续续赶来,大家非常开心的聊天,尬舞。简单的交流了之后,才发现好几个竟然都在中国企业工作,有中石油的司机、四航局的库管以及南接线项目的工人,他们非常的热情。

明亮的月光下,大人小孩席地而坐,一起喝着米酒,唱着歌。外婆因为太高兴了,来到人群的中央跳着祥和的舞蹈,小孩子们追随嬉闹,女人们抱着孩子伴唱,小伙子偶尔出来陪外婆尬舞,欢声笑语响彻这宁静的草原之夜。穷并没有写在脸上,简单快乐的生活或许才是生命的真谛。我们的一生致力于奋斗,四处奔波劳累,憋足了劲儿要把所有的甜赞到最后一次性收割,却忘了平凡有平凡的快乐,穷有穷的乐趣,日常生活才真正属于自己,它宽厚仁慈,柔软公正。

晚上7点半,女人们开始陆续洗澡换上漂亮的衣服,艾杜也换上礼服,摆弄着发型,简直臭美得不要不要的。一切收拾妥当,岳母带领迎亲队伍前往新娘家。这里的岳父岳母不是新娘的父母,是双方父母请来主持婚礼和处理以后家庭矛盾的。结婚后双方父母不再干涉儿女生活,如夫妻吵架需要调和,就请岳父岳母来处理,以显公平公正。

晚上8点钟,激动人心的时刻要来了,在岳母的引领下,伴郎团开始在新娘家门口唱起“山歌”,我猜想一定是求爱的歌,歌词大意应该是“今天是个好日子,美丽的新娘快出来,快来看看你的郎……”,哈哈,猜的。约二十分钟过去了,伴娘团闪亮登场,开始“山歌”对唱,在高昂优美的歌声与爱的召唤下新娘在岳父的陪伴下走向她的郎。伴郎伴娘团合唱,大意应该是“亲一个”,新郎新娘相拥相吻,众人欢呼跳舞,一阵狂欢后宾客入席就桌。

 

桌上摆着简单的菜品,最引人瞩目就是蛋糕了,和国内大办酒席相比简直太过寒酸,但并不影响他们此刻愉悦的心情。餐前,一小姑娘一手拿着盆,一手提着壶,让客人洗手,这让我很是震惊,和以往印象中衣衫破旧、席尘地而坐的表面完全不符,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对自然的亲和与敬畏,对生活认真的态度。

接下来,到了婚礼最关键的时刻,新郎新娘合切蛋糕,并互相喂食。随后新郎为新娘带上项链和耳环并交换戒指,整个过程伴郎伴娘团全程伴唱,当然少不欢呼“亲一个”。最后,新娘的奶奶、妈妈一一出场与新娘新郎互相喂食蛋糕和饮料并贴脸颊拥抱问侯。

 

用餐完毕后,差不多已经快11点了,到了朋友送礼物的环节,朋友们纷纷拿出礼物,伴郎伴娘团开始唱感谢的歌曲,俏皮的朋友有时候还晃一下伴郎做出预给有收回的样子,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写到这里,估计大家都以为婚礼就结束了,其实不然,全民尬舞才是婚礼的压轴戏。以前在电视里看到非洲人热情、狂野、天生喜欢跳舞。今天才发现会跳舞并不是天生的,不满一岁的孩子被妈妈背在背上跳舞,估计梦里全是舞步吧。

男女老少一起跳舞,看不出来跳的什么舞步,不伦不类,却能看到挂在脸上开心的笑。那么的自由奔放、无所顾忌,享受这欢快时刻,正如歌声唱起“你的衣衫破旧,而歌声却温柔”。此刻,剩下孤单的小编和一只穿梭在人群中的黄狗。

凌晨0点20分了,婚礼终于结束了,宾客意犹未尽,互相道别。最后,新郎告诉我快跑,走小路回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新郎的两个姐姐已经拉着我往艾杜家跑,新郎新娘也在跑,原来他们要把新娘偷偷带回家。正常情况应该是新娘第二天自己回来,深深为他们的勇气叹服。

第二天早上,要走的时候,艾杜说“生活不简单,这一年在中交路建工作赚的钱盖了房子,娶了媳妇,希望能在项目结束前再买辆车。非常感谢中国企业提供的工作机会……”。最后,全家人作揖告别,用拗口的发音说出“谢谢!”。

简单的生活,淳朴的民风,认真的生活态度和这辽阔的草原深深的震撼这我的心灵,瞬间我也想结婚了,不知道女朋友手机找到没?

 

(莫桑比克马普托大桥项目 张学斌)